第五百三十八章都是熱血青年

大國工程 538 作者和光萬物 全文字數 4804字

“姓余的真的愿意把羊城,鵬城的污水處理廠都交給我們?” “余總說公司將來要在納斯達克上市?” “對!余總就是這么和我說的,大家都發表一下看法! 周姐,虧損企業也能在納斯達克上市? 概念股比的不是盈利,是講故事,是不是這樣?”顧汶肯定的點點頭,然后向周蘭娜詢問道。 “余總說的沒錯,但是,這個故事并不好講! 必須要有金融公司的支持! 不過,一旦講好了,以后公司還真不用為發展資金犯愁了!”周蘭娜笑著點點頭,給出肯定的答復。 “周姐,公司管理運營上,你是專家,你說我們要不要接受余總的入股?”顧汶繼續問道。 周蘭娜是他們聘請的職業經理人,也是他們從小玩到大的伙伴,是哈佛商學院的高材生。 “還用考慮嗎?肯定同意啊!”板寸頭年輕人一開始反對的最激烈,現在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第一個表示支持。 “玉林,你別著急!同意余總入股,以什么方式入股,大家商量一下!”顧汶看了板寸頭青年黃玉林一眼,笑著說道:“我回來的路上,想了一下,讓華禹水務入股萊姆納西朗污水處理有限公司沒什么意思! 為什么不能是我們帶著西朗污水處理廠入股華禹水務呢?” 顧汶雖然不是學商務管理,學經濟的,但是畢竟從小受家族的熏陶,還是很有經濟頭腦的。 “我們入股華禹水務?” “是的!其實,咱們的萊姆納西朗污水處理有限公司說白了就是個空殼公司! 真正的資產,也就是我們幾個人掌握的技術,以及我們湊出來的那三點三億資金! 我們入股華禹水務,同樣可以負責羊城鵬城的水處理業務,以后還不用為資金發愁。 萬一,華禹水務真的像余總說的,在納斯達克上市,我們也能分享公司上市的福利! 讓那些說三道四的人好好看看,我們不是只會花錢的紈绔子弟!” “余總能同意?”黃玉林不自信的問道。 短短一天時間,黃玉林經歷了從堅決不同意,到同意,再到不自信的心里歷程。 雖然不是長子,不需要為接班做準備,但是從小到大在那樣一個商業家族熏陶出來的子弟兵黃玉林也清楚知道,入股華禹水務比華禹水務入股萊姆納西朗污水處理有限公司更合適。 “我認為很有希望!林子,咱們也不要妄自菲薄! 其實我們有著華禹水務沒有的優勢! 我們的家族在羊城,乃至整個粵省的影響力,是華禹水務沒有的! 哪怕華禹水務背后有華少,也比不上我們這么多家族的合力!” “周姐,我之前說的動用家族資源也就是過過嘴癮! 咱們的情況大家都清楚! 自由到是自由了,可是家族的資源不是咱們,想用就能用的!”黃玉林苦著臉說了一句實話。 “林子,把家族拿出來,只是表明我們的優勢。 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動用家族資源去做事! 只要我們頂著家族的名字,一般的事,都會給一些方便!” “哈哈!周姐說的對,這叫什么?扯虎皮拉大旗! 無論家族支持不支持我們,我們都是那個家族的一份子! 我們的姓氏,在羊城,在粵省就是通行證! 再加上華禹水務的財力,根本不需要動用什么家族資源! 一般的事情,比如去下面的地市談投資修建污水處理廠,都會方便很多!”小胖子大聲笑道。 “是的!不需要家族另外給我們資源,我們姓氏的本身就是一種資源! 只要利用好這個資源,也能做成很多事!”顧汶點頭贊同道。 這話另外一個意思就是,投胎是個技術活,他們投胎在顧家,黃家,周家,這就是資本。 先天資本,別人妒忌不來的資本。 很快幾位大少就統一了認識,接著又開始商量談判的一些細節。 雖然大多數人都有點情商欠費,但是他們的智商滿溢,心平氣和的商討,很快就彌補了情商的不足,商量出一套,在他們看來非常可行的方案。 …… “行,剛才談判的時候,氣勢很足!你是越來越能忽悠了!我看那個顧汶已經心動了!” “華哥,這怎么能是忽悠呢? 這是偉大的理想,是立志為祖國的環境保護添磚加瓦的高尚情懷!”余慶陽笑著反駁道。 “行,你有理!這邊沒什么事了,該做的我都做了! 明天我就回濟州了,你要是遇到什么解決不了的事,就找文秘書,我都交代好了!”張華沒有和他爭論。 已經出來四五天了,張華有些想自己的寶貝閨女了。 當然,還有閨女她媽。 “行,華哥,多謝!” “和我客氣什么!要謝謝你姐去,我要是不來,你姐還不得吃了我?”張華沒好氣的白了余慶陽一眼。 對自己的老婆也是很無奈,自從知道余慶陽讓自己幫忙協調收購羊城,鵬城這邊的污水處理廠,蔣丹就每天嘮叨一遍,讓她一定要辦好。 這枕邊風吹的,張華頭都快炸了。 晚上,余慶陽跟著張華陪他家老爺子吃了一頓飯。 這頓飯吃的余慶陽回到賓館,又叫了一份宵夜。 倒不是余慶陽作假,關鍵是張華的老爺子氣場太強了,雖然對余慶陽很和藹,但是,余慶陽還是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上一世余慶陽接觸的層次并不高,這一世最多也就老丈人那個級別的。 對氣場這東西,真沒什么感覺,什么氣場碾壓,氣場震懾,一直以為那都是文人吹噓出來的。 這次余慶陽是真正體會到了什么叫氣場。 一舉一動渾然天成,威嚴內斂。 雖然張華老爺子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很是平易近人,但是,站在旁邊,總有種心跳加快,空氣不夠的感覺。 “給我留點!”余慶陽剛要享用夜宵,張華敲門進來。 “干嘛?你別告訴我,你也沒吃飽!”余慶陽瞪著張華問道。 “你以為呢?面對我家老爺子,不光你有壓力,我也是亞歷山大!”張華苦笑道。 “別逗了,那可是你親老子,你有什么壓力?”
“唉,以前小時候還好,后來,隨著年齡增大,老爺子的位置越來越高。 再加上,我爸和我媽各有工作,聚少離多,我一直跟著我爺爺和我媽,所以……”張華嘆了口氣說道。 “好吧!”余慶陽雖然還是不理解,面對自家老子,有什么好害怕的,而且害怕的飯都沒吃飽。 不過從張華沒有在他老子哪里住下,也間接說明,張華真的怕他老子。 余慶陽只好,又叫了一份夜宵。 第二天,余慶陽把張華送上飛機。 羊城到是有直飛濟州的飛機,不過一周只有一班。 張華自然是等不及,選擇了飛往泉水的飛機。 送完張華回到酒店,顧汶等人已經在酒店等著。 “顧總,周董,這么巧,咱們又見面了!”余慶陽笑著和對方打招呼。 “余總,我們是專程過來找您的!” “好!歡迎歡迎!咱們到房間里聊吧!”余慶陽把他們讓進自己的套房。 “余總,這幾位都是我們的合伙人,這個板寸頭叫黃玉林。 小胖子叫董增祥,戴眼鏡的叫李思新,這是康盛亮,齊威霖,查恩慶!”顧汶把自己這邊的人一一介紹給余慶陽。 “你們好!很高興認識大家!”余慶陽和他們一一握手問好。 一番介紹之后,才開始說正事。 周蘭娜代表大家把他們商量好的方案拿了出來。 余慶陽靜靜的聽完周蘭娜的話,微笑著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眾人。 “入股華禹水務,沒有問題!” “呃?” “咳咳!” “啊?” 黃玉林等人滿臉不能置信的看著余慶陽。 他們想好了余慶陽如果拒絕該怎么辦,該如何把他們的優勢展露出來,如何說服余慶陽。 結果,想到了開頭的沒有想到結尾。 沒想到余慶陽很干脆的就答應了。 小胖子董增祥差點一口水嗆著自己。 “顧總,如果沒猜錯,黃少他們幾個是你們公司的技術核心吧?” “是!黃玉林是學電氣工程專業的。 董增祥是機械工程專業的。 李思新、康盛亮我們幾個都是環境工程專業的…… 查恩慶是土木工程專業…… 周蘭娜是哈佛商學院的博士生!”顧汶又一次詳細介紹了他們各種的專業領域。 余慶陽點點頭,很全面。 這幾個湊到一塊,就是一個完整的小團隊。 “嗯!幾位都是國外留學回來的高材生。 不過,我感覺黃少,董少他們留在污水處理公司有些屈才,你們的才能施展不開。”余慶陽點點頭,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余總,你什么意思?”顧汶一愣。 沒有聽明白余慶陽話里的意思。 “余總是想要我們離開萊姆納西朗污水處理有限公司?”黃玉林直接變了臉色。 董增祥臉色也不好看。 這還沒合資呢,就嫌他們礙事了。 要不是還有點理智,家教比較好,黃玉林幾個人,掀桌子走人的心都有了。 “呵呵!”余慶陽沒有去看黃玉林難看的臉,輕笑一聲,說道:“我們華禹投資旗下準備成立一個水處理設備的集團公司! 是專門研發生產水處理設備的集團公司! 包括大功率的水泵,泥泵,大功率電機,電氣控制柜等等…… 我認為,黃少和董少他們去華禹水處理設備集團公司更加合適。 我高價從德國購買了相關的技術,需要像黃少董少這樣的高級人才把它們轉化成屬于我們的技術! 進而實現污水處理設備的國產化!” “污水處理設備?余總打算搞污水處理設備的國產化?” “對,水處理技術,國外已經發展了上百年! 而我們國家現在才剛剛起步,污水處理廠的設計,設備的采購全都依靠國外! 這嚴重制約了我國水處理行業的發展! 所以,我們有責任,也有義務,為了我們的理想,為了祖國的藍天綠水青山去努力! 制造出屬于我們自己的水處理設備!”余慶陽慷慨激昂的說道。 “好!” “余總說的好!” “說的太好了!” 顧汶,黃玉林等人被余慶陽一番話說的熱血沸騰。 本就是熱血青年,回國也是抱著一顆為國爭光的心回來的。 余慶陽的話,可以說是說到了他們的心坎里。 面對幾個人火熱,又帶著崇拜的目光,余慶陽淡定的笑了笑。 余慶陽又接著說道:“至于顧總,李少,康少等人,我認為最好的崗位應該是華禹水務旗下的設計院! 我準備下一步,在華禹水務旗下成立一個水資源工程設計院! 目前已經聘請了海河大學的教授負責設計方面的工作。 下一步,顧總也可以加入到這個團隊里去!” “好!我同意!” “我沒有意見!” “早就想和國內的專家交流交流了!”顧汶等人紛紛表態同意。 周蘭娜在旁邊暗自苦笑。 你們答應的到是痛快,這入股的具體細節還沒談呢! 心里對余慶陽的商業談判能力也是暗暗佩服。 自從進來會客室,余慶陽就牢牢把控的主動權。 “余總,咱們是不是先說一下入股的具體細節?”周蘭娜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開口問道。 “哦?那個好辦! 不管是你們萊姆納西朗污水處理有限公司,還是華禹水務,都是新成立的公司。 咱們就不計算無形資產了! 簡單點,就按照凈資產來計算! 你們感覺如何?”余慶陽大氣的笑道。 余慶陽雖然已經談好了羊城,鵬城等九座污水處理廠的收購,但畢竟還沒簽合同。 琴島的污水處理廠也僅僅簽了一個意向書。 在建的也只有濟州市的污水處理廠。 和萊姆納西朗污水處理有限公司的西朗污水處理廠屬于半斤八兩。 都按凈資產來計算,誰也不吃虧,誰也不沾光。 “不知道,華禹水務的凈資產是多少?”周蘭娜追問道。 “華禹水務的凈資產是兩百億! 如果需要,好可以繼續追加資金!”余慶陽淡笑道。
隱藏
七乐彩201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