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皇家秘聞

地球求生指南 748 作者伴讀小牧童 全文字數 3406字

“什么叫大時代?大時代就是由這個時代推著你走,你是誰不重要,反正你反抗不了。天下哪有什么造時勢的英雄,無非都是些剛好站在潮流之上的弄潮兒罷了。你說我創造時代,我是不同意的,我沒有那個能力也沒有那個水平,我只是把這個時代本來有的東西搬上了臺面,讓你們看到他的好。” 谷濤坐在酒桌前,面前是山海界的幾個王,這幫孫子太能喝了,谷濤已經滿臉通紅,他們卻屁事沒有,而喝高了的谷宗主顯然有些亢奮。 “我對你們不高看幾眼,對凡人也不低看兩眼,因為不管是你們還是凡人,在大勢面前都微不足道,誰是天命?誰都不是天命。上個說自己是天命的人最后怎么樣了?” 他抓起一根帶骨的肘子用力咬了一口,打了個酒嗝,一臉醉態的擺擺手:“別跟我說什么運的命的,人生在世,命理無常,所謂的運氣好運氣壞都是自己選擇出來的!” 谷宗主用力拍著龍王唯一的閨女,也就是馬帥的姐姐的屁股:“喲,小姑娘,肌肉不錯啊。” 龍王默默的把女兒拉到一邊,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家伙酒品其實還行,但絕對不能過量,一過量就不知道自己在干啥,女兒被他拍了屁股,真的是虧慘了…… 說來也奇怪,自己的幾個兒子女兒對他都是推崇有加的,未來的馬帥龍王也見到了,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但自己的兒子嘛,不管未來還是現在,都是自己的兒子。而對于自己兒子的事情,龍王都很詫異,龍族自古薄情寡義,但馬帥卻拼著灰飛煙滅回到這個時代保護谷濤,這份情誼…… 而剛才自己被拍屁股的女兒,她是龍族長公主,但每次谷濤過來做客她都會跑來斟茶遞水,就連被拍了那個地方也絲毫不慍怒,還張羅著抽手絹出來給他擦臉。 這是何等的……何等的喜愛? “你。”谷濤突然指著孔雀王:“老雜毛,我真的是被你給氣死了,我知道你們會飛你們會飛,會飛有什么用?知道為什么瞎子晚上出門要點燈嗎?不是給自己找路,是讓人家能看見他!讓你修條路,你磨磨唧唧磨磨唧唧,他媽的蛇人都懶成那球樣了,恨不得拉出去都給燉湯喝了,人家三個重點工程都快完工了,你這條路打算修多少年啊?到時候你他媽要是跑我這訴苦我真一腳給你踢出去。“ 被谷濤點名批評的孔雀王悻悻的喝了口酒,他能怎么說?反駁?別鬧了,山海界廣泛共識就是這個叮叮當當掛了一身相印的人是個絕世大噴子,沒喝酒的時候還好還知道收斂,這喝了點酒,回嘴?只要回一句,他能讓人見識到什么是人間至愛為清歡。真的,能把人噴的立地成佛。 這一點,修羅王深有體會。 上次修羅王也是請他喝酒,喝到最后他算是把這個跟龍王能力差不多輩分相當,山海界頂級戰斗力給罵的那叫一個慘不忍睹,聽說鐵骨錚錚的修羅王回去之后,在被窩里哭了一夜。 “你們吶,別整那么多沒用的,現在兩界同開,要是那邊工期結束了,這邊不能馬上對接,我告訴你們,到時候可別怪我不留情面。”谷濤指著剩下的幾個王:“到時候山海界和人間界貫通,大量的妖靈回流,你們的日子也就好過了。可要是誰使絆子,我……我……嘔……” 他話沒說完,就噴出了一灘彩虹,然后慢慢癱軟到了桌子底下去了。 “呼……” 龍王長出一口氣:“誰他媽提出請他喝酒的?” 天蛇王砸吧著嘴,沉默片刻:“我。” “你啊你啊。”龍王起身:“你伺候他啊,本王……心里憋的很,出去走走。” “同去同去。” 其他幾個王也紛紛附和,這他媽平白無故被人指著鼻子罵一頓,幾個王都是有身份的人,要面子的。放平時誰敢這么罵他們,早就拖出去烤了,大家都是生吃個把人不吐骨頭的人,誰受得了這個氣啊。可偏偏罵他們的人是谷濤啊,上圣點名說護著的人,而且自己這邊也著實要仰仗他。 而且他也不是針對誰,在座的各位沒一個逃過的,這樣其實大家心里還稍微平衡一些。 召來侍女,清理了谷濤吐在地上的東西,然后蛇王嘆了口氣:“真是自尋死路啊……” “叔叔,莫勞煩了,我來吧。”龍公主笑嘻嘻靠上前:“這些事就由我來做吧。” “行,別弄傷了他,他身子骨弱。” 龍公主眼睛一挑:“我哪里是那樣的人呢。”
“你們老龍家的事……罷了罷了。”蛇王笑了一聲:“好自為之。” 第二天一早,谷濤從宿醉中醒來,他打了個哈欠,扭頭看了一眼身邊居然躺著一個龍公主,他沉默了片刻,然后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不慌,自己不行的,什么都干不了的。 可當他走出去的時候,所有人的眼神看他都不太對,他抓過一個侍女問道:“我什么都沒干對吧?” 侍女紅著臉忍著笑,默默的點了頭。 “呵呵。” 一聲冷笑之后,谷濤通過令牌回到了現世,而龍公主此刻也起來了,她坐在床上叉著腰,看著進來服侍她起床的侍女氣鼓鼓的說:“沒想到他中看不中用!” “公主殿下……你為何那么鐘情于他啊……” “博聞廣識、玉樹臨風唄,罷了。放出風去,就說上師和龍三公主春風一度了。” “???” “聽見沒有?” “是……公主殿下。” 而就在谷濤在家里煮茶蛋、種花、玩手機的時候,馬帥突然滿臉暴躁的沖到了他面前,氣勢洶洶的指著谷濤:“哥,我把你當兄弟,你上我姐?” “她放出風了?” “什么?” “就是你姐啊,放出風說我跟她干了什么。” “難道不是嗎?我問過了,今早你從她房里出來,我姐姐滿臉淚痕的隨后出來。哥……男歡女愛的事我明白,可你怎么也顧忌我的感受啊,那可是我姐啊。” “你姐要政變。” 馬帥一愣:“什么?” “以我的女人的身份,發起彈劾你爹決策,下克上。”谷濤繼續澆花:“你是不是太激動了?我這身子,吃了藥都不好使,你以為喝了酒就能頂什么用?還有,一個女孩家家的,廣而告之自己跟一個男人干了點臟事,你說正常嗎?” “對哦……你身體有問題的。”馬帥愣了一下:“可是為什么?” “估計你爸他們都知道的,你就不用費心了,看表演就好了。” 谷濤昨天是真的喝醉了,至于他自己干了什么,他其實都不太清楚,但有一件事卻是非常肯定,那就是這個龍公主啊,可不是省油的燈。 至于為什么龍王會放任她這么干,其實說白了,就是宮斗唄,皇家的事嘛,臟的很。 只是誰也沒想到……谷濤不行啊。 而且這件事多少跟天蛇王有關系,如果沒猜錯,應該是龍公主跟蛇王的大兒子之間的那點事,反正不管怎么樣吧,谷濤算是被這倆人給計算了。 但無所謂,真的無所謂。 “原來是這樣。”馬帥聽完倒是悠閑了,坐在谷濤的搖椅上吃著他的烤奶片:“我姐腦子真的有坑。” “嗯,這件事跟我無關,到時候看你老子怎么處理吧,他這種粗中帶細的老家伙,這種對他來說是小場面。” “那哥……你的名聲怎么辦?” “我?”谷濤眉眼一挑:“文化人風流點怎么了?有什么問題?這是美談啊。” “握草!”馬帥眼睛等的老大:“哥……厲害啊。” 細想起來還真的是,谷濤在山海界那可是口口稱贊的名流,一個名流睡了龍公主,這有什么問題嗎?就像溫庭筠睡了魚玄機,大家都知道魚玄機的心腸狠毒但誰去關注溫庭筠是不是渣男呢?名士本風流,這沒有任何問題的。就像很多名家會和自己的追隨者和學生搞在一起,大家大多也認為沒有問題吧?這又算什么事呢? 谷濤哼著歌,澆完花。從屋里拿出了一份餅干:“吃餅。” “不了……哥,你放過我吧,我都快吃吐了,我是馬,可我是龍馬啊,我吃肉的。” “你放屁。”谷濤橫了他一眼:“洞庭湖里的小青龍,你新女朋友?” “我表妹……” “你們搞在一起了?” “別用搞這么難聽嘛……這不是正常的嗎?許你名士風流不許我疼愛表妹嗎?” “你才是真的人渣。”谷濤把馬帥從自己的搖椅上趕起來:“她膽子很小吧。” “嗯?哥,你怎么知道的?我可是防火防盜防大哥,盡可能不讓她見你啊。” 這還用認識?那天軒轅戰夢熊,一條被打擾的龍應該是滿腔怒火的出來噴水的,但她卻冒著泡泡沉到了湖底,這不是慫是啥? “行了,龍王七太子,收拾收拾準備登基。” “?”馬帥一愣:“啥玩意?哥,你別說胡話啊,這特么輪破天也到不了我這啊,我行七啊。” 谷濤撇撇嘴:“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隱藏
七乐彩201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