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請客(第二更)

回檔人生 294 作者聞聽雨下淞 全文字數 3625字

于松也沒想到,自己只是在泰豐門前停了一下,還能遇到一個認識的人。 敲車窗的正是于松上次不小心撞到的人,廖曉。 于松這車太過拉風了,廖曉老遠就看到了。 于松笑道:“好巧啊!竟然在這里遇到你。” 廖曉說:“難道你忘了,這是你幫我找的工作啊?” 說完,廖曉直接拉開車門坐了上來。 于松恍然大悟,自己只是給魯遠打了個電話,要他幫忙安排個職位,沒想到魯遠直接把人放到了泰豐總部來了。 “怎么樣?這里的工作還習慣嗎?” 廖曉微微一笑,“有什么不習慣的?在哪上班不是上班?” 別看廖曉回答的很不在意,其實她對現在的工作十分的滿意。 好歹是一個部門經理,先不說廖曉的工資漲了一倍多,光是不用再看人家的臉色,這已經是廖曉之前不敢想象的事情了。 尤其是廖曉這個空降的經理,一開始部門的人都很不服氣的。 可是不知道那天,人事部的經理過來的時候,對廖曉表現的極為客氣。 這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連忙派人打聽了一番。 結果自然也是讓眾人驚訝不已,廖曉竟然是總裁親自招進來的! 有了這層關系,廖曉在部門里也是如魚得水,部下們再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了。 于松說:“你說的沒錯,只有有心,在哪都能闖出一片天。” 廖曉說:“不管怎么樣,我還是要感謝你給了我這個機會。” 于松笑了笑,“不用謝我,畢竟之前是我害你丟了工作的。” 廖曉這時說:“給個機會讓我感謝你一下。” 于松這時玩心大起,笑道:“以身相許嗎?” 廖曉一愣,不過當她看到于松一臉的笑意,就知道他在開玩笑。 可是廖曉膽子突然大了起來,“你確定嗎?那你開好房,我下班去找你。” 說完這句話,廖曉就有點后悔了,于松會不會覺得自己太輕浮了? 于松這下也尷尬了,“我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 廖曉松了一口氣,可是心里深處,卻是有一點失望。 看到廖曉如釋重負的樣子,于松笑道:“原來你這都是裝的啊,我差點被你騙了,要不我現在去開好房間?” “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在于松的這個玩笑下,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也總算回到了之前。 “我是真的想感謝你一下,不如我請你吃飯吧?”廖曉再次認真的說。 于松說:“今天真的不行,我還有事情。” 廖曉臉一下就垮了下來,“我可是第一次邀請男生一起吃飯,你竟然拒絕了我?” 于松解釋道:“我妹今天高考,我走不開。” 廖曉聽到這個理由,臉色稍微好看了一點,“原來是這么回事,那我下次請你,你不能再拒絕!” 于松點點頭,“好,下次再約。” 廖曉也不磨嘰, 打開車門就下去了。 看著于松的車一溜煙就走了,廖曉有點憤憤不平,這么大一個美女請客,他竟然直接拒絕了! 到底是不是男人? 于松要是知道廖曉在想什么,恐怕只能苦笑,女人心海底針真是沒有說錯。 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于松決定去找一下祝卿。 當然,于松沒有像愣頭青一樣,直接開車去祝卿家里,而是先發了個短信。 “在家嗎?” “在,不過等下跟我媽出去買菜。” 得了!聽到這個答案,于松也知道自己沒地方可去了,直接開車停在學校門口,靠在車上睡了一會。 中午,于松接了于芳就往家里趕,于媽在家已經做好飯了。 一回到家,于爸緊張的問:“怎么樣?考的怎么樣?” 于松笑道:“爸,怎么感覺你比芳芳還緊張啊?” “我覺得還可以,沒有失誤的地方。”于芳冷靜的說。 “那就好,那就好。”于爸直接無視了于松的話。 不得不說,于爸相比起其他人,有點重女輕男。 要知道當年于松高考的時候,于爸都沒怎么過問,那會像現在一樣,這么的緊張。 于媽這時把熱在鍋里的菜端了起來,“別聊了,趕快吃完去休息一下,下午還有考試呢!” 吃完飯后,于爸于媽再次叮囑兩人,這才急急忙忙的出門了。 于松等到于芳睡完午覺,便把她送到了學校。 晚上,于爸于媽連電視都不敢開,便催著于松早點回房間去,不要打擾到了于芳。 于松也是哭笑不得,自己回來是想輕松一下的,沒想到被爸媽弄的神經兮兮的。 還好,高考也就是三天的時間,很順利的就過去了。 高考完的第二天,于芳正睡著,突然聽到了鬧鐘的聲音。
于芳還沒來得及思考,就穿好了衣服,來到洗手間開始洗漱。 剛涂上牙膏,于芳這才想起來,自己已經畢業了,高中生活就這樣結束了。 于松從床上起來,迷迷糊糊想去趟洗手間,結果發現于芳正坐在大廳里,看起來好像在發呆。 “你起這么早干嘛?不多睡會?”于松問道。 于芳看著于松,有點不好意思,“我忘記關鬧鐘了,聽到鈴聲就起來了。” “你呀!”于松坐到于芳身邊,“之前在學校天天喊著睡不好,現在給你放長假,你卻這么早就爬起來。” 于芳無奈道:“三年下來養成的習慣,哪有這么容易改過來啊?” 于松點點頭,“你說的沒錯。對了,之前不是說高考完了就去旅游嗎?想好去哪里沒有?” 于芳說:“這個我們還沒決定,等明天約個時間出來聚一下,把地點定下來。” 于松說:“行,早點定下來做個準備,我到時候多給你點錢。” 于芳說:“我去旅游,不要帶那么多錢。” “你懂什么?”于松說,“在家緊在外送嘛!人生地不熟的,多帶點錢好。” “哥,爸媽到時候會給我錢的。”于芳再次說道。 于松說:“那是爸媽給你的,做哥的也要意思一下。” 吃完早餐,于松正想出門,電話響了起來。 于松看了一眼電話號碼,是廖曉的,看來她還在惦記著請自己吃飯的事情。 “吃飯是吧?把地址發給我!” 原本于松都快忘了這件事情的,不過人家既然這么有誠意,于松再拒絕就有點不好了。 “沒問題。” 剛好祝卿今天去走親戚了,于芳也要出去找同學,于松跟于媽打了一聲招呼,帶著于芳就出門了。 于松把于芳送到指定的地方后,叮囑她自己小心點,自己開車就走了。 來到短信上的地址,于松看了一下這家飯店,檔次還不低。 “我到了,你在哪?”于松給廖曉打了個電話。 “我早到了,你直接進來報我的名字就好了。” 于松剛走進餐廳,服務員便走了上來,“先生你好,一共幾位?” “已經訂位了,是一位叫廖小姐的。” “好,請隨我來。” 打開包廂門,廖曉坐在位置上,看樣子已經點好菜了。 于松笑道:“看樣子在新公司混的不錯,都能在這里請我吃飯了。” 廖曉笑道:“檔次低的,我也不好意思請你來啊!” 于松笑了笑,“這有什么?我又不是沒吃過路邊的大排檔。” 聽到于松這樣說,廖曉一下就好奇了起來,于松到底是什么身份? 一開始,廖曉以為于松只是一個單純的富二代。 可是接觸過后,廖曉發現于松并不像是一個富二代,富二代身上的那些缺點,他統統都沒有。 那個時候,廖曉甚至在想,難道于松是為了泡自己,全部都是裝樣子的? 可是于松把她送到家之后,就好像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廖曉這才發現,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想清楚了這一點,廖曉心里也就多了一層希望,于松會不會真的能給自己一份新工作? 也正是在這種想法下,廖曉才給于松打了電話。 沒想到當天廖曉就接到了泰豐國際的電話,讓她第二天去面試。 說是面試,其實就是一個過程,廖曉當天就入職了。 廖曉想著,自己已經入職了,想必于松這個時候要出現了吧? 可是廖曉還是猜錯了,于松還是沒有出現。 進了公司后,廖曉對于松也是越來越好奇,便四處開始打聽起于松的身份。 可是打聽了一陣時間,廖曉有點傻眼了。 偌大個泰國際,根本就沒人認識于松。 難道于松跟泰豐國際沒有關系? 可是如果真的沒有一點關系,自己為什么能這么輕易就進到泰豐,還給了一個經理的職位? 還是說于松的身份不是一般人能接觸的到,所以底下的員工都不知道? 越是不知道的東西,人的好奇心就更重。 于松坐下后,隨口找了一個話題,“你現在在泰豐國際做什么?” 廖曉愣了一下,“你不知道嗎?” 于松笑道:“我怎么會知道?” 看著于松的神情不似作假,廖曉越好的好奇了,不是他安排自己進的泰豐嗎?怎么連自己去做什么都不知道? 廖曉狐疑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于松微微一笑,“我只是托我朋友讓他給你找份工作,具體是什么工作,我沒有過問。”
隱藏
七乐彩201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