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這是弱小?

作者那一只蚊子 全文字數 2618字

救贖教堂內,圣女站起身,她先是動作輕緩的對蘇曉躬身施禮,就向教堂中心處的石柱走去。 圣女跪在石柱前,她雙手在面前合握,閉上雙目,口中呢喃著什么。 “大人,請告訴我您的名字,如果您不想讓我知道,請原諒我的冒犯。” 圣女的聲音不高,但卻柔和。 “庫庫林,白夜,用刀的,這些都可以。” “用刀的庫庫林·白夜大人。” 圣女比較實誠,來了個全稱。 “太長了。” “白夜大人。” “別加大人,聽著奇怪。” “抱歉,白夜大人,我做不到。” 圣女跪在石柱前的同時,一直背對蘇曉,這明顯是很信任的表現。 “和修女大人與祭祀女士相比,我能給您的幫助很少,抱歉,您喚醒的是我這種愚笨之人,抱歉。” 圣女臉頰上滑落淚水,她在哀念石柱上的那些名字,這些都是為反抗命運而死的人,明知一切是必然,卻依然拼死掙扎。 相比巫師世界的曙光,勞倫特,以及古斯,救贖教堂的情況堪稱絕望。 至少曙光三人還有機會抗爭,最起碼那三人能通過自身的努力見到古神本尊,雖說敗了,但也見到了,總有那么一絲勝的希望。 救贖教堂這邊連微渺的希望都看不到,他們只有兩種選擇,去祭拜古神,或在救贖教堂內等死。 反抗?拿什么反抗,那古神只是外放出古神之力而已,就導致厄運鎮變成這幅模樣,如果真的想做什么,很輕松就能將厄運鎮夷為平地。 蘇曉的目光轉向圣女,使徒之眼飄起,開始偵測。 【此為特殊單位,無需智力判定,已獲得100%資料。】 名稱:圣女·??? 類別:人類 生命值:72%(因洗禮的永久性損傷,生命值上限永久降低28%) 圣心之力:35200/35200點 力量:12(原162點真實屬性,洗禮途中遭到大幅度削減。) 敏捷:10(原171點真實屬性,洗禮途中遭到大幅度削減。) 體力:9(原131點真實屬性,洗禮途中遭到大幅度削減。) 智力:172(真實屬性) 魅力:169(真實屬性) 技能1,心之意志(被動,LV.65):圣女以心靈為‘容器’,承載了遠超身體承受極限的智力屬性。 提示:此為‘洗禮’所賦予能力。 技能2,圣槍之認可(被動,Lv.75):天生即為‘圣槍’的使用者,未傷害過任何生靈。 提示:圣女無視所有七階或七階以下的控制效果。 提示:圣槍威力提升673%,且可解除圣槍七重封印(七重為最終形態)。 提示:此能力已被‘洗禮’所沁沒,所加持效果已消失。 技能3,光愈復蘇(主動,Lv.72):可對友軍進行治療,治療期間,每秒恢復友軍1700~2600點生命值,并治療臟器損傷、輕微腦損傷、骨折、嚴重貫穿傷與斬擊傷等傷勢。 提示:此能力無法恢復肢體殘缺。 提示:此能力每秒消耗500點圣心之力,單次治療最高可持續60秒。 提示:此能力為洗禮所賦予。 …… 圣女的資料很耐人尋味,未被洗禮前,圣女相當強,洗禮后,力量、敏捷、體力屬性大幅度滑落,說她在七階世界弱不禁風都不夸張。 ‘圣槍之認可’這種能力也隱藏這很多信息,能力介紹是,圣女沒傷害過任何生靈,可有些東西明顯不算是生靈,例如厄運鎮內的鎮民。
圣女給人的感覺就是,她被人強制轉職成了奶媽,治療量相當夸張,只要還沒死,她就能搶救。 蘇曉暫時的目的有三個,1.探索厄運鎮的同時,獲得厄運鎮中部區域的灰燼熔爐。 2.解決掉死亡樂園的殺人蜂,有對方在厄運鎮內,說不準什么時候,就會遭到對方的偷襲。 3.打開救贖教堂內側的黑色石墻,在教堂剩余的三分之二區域內,絕對能獲得不少好處。 這些事要一件一件做,優先對付殺人蜂,在這同時,可以考慮向厄運鎮中部區域進發,到那邊尋找灰燼熔爐,畢竟殺人蜂的目的也是灰燼熔爐。 至于打開教堂內的黑色石墻,這要最后做,完成這三件事后,主線任務的進展應該也差不多。 暫時先探索+尋找殺人蜂的蹤跡,目的明確后,蘇曉坐在小木門前的環形臺階上。 “圣女。” “白夜大人,我在。” “你見過小鎮里的神?” “嗯。” 圣女輕微點頭,神情沒太大變化。 “救贖教堂從古神那得到不少好處吧。” “抱歉,白夜大人,我不懂您的意思。” 圣女有些疑惑,她這是真不懂,不是偽裝。 “怎么打開那面墻?” “齊斯爾曼大人的手環,能打開石晶墻,那位大人在守護灰燼熔爐,已經很久沒回教堂,齊斯爾曼大人的個子很矮小,見到他后,請不要取笑他的身材。” 圣女知無不答,灰燼熔爐不好拿,但聽圣女的意思,似乎也不太難,齊斯爾曼也是救贖教堂的人。 “把這個交給齊斯爾曼大人,他會把灰燼熔爐交給白夜大人的,小鎮被厄運籠罩,熔爐……已經沒有意義。” 圣女拿出一枚老式黃金懷表,純金的表鏈已斷,后表蓋上刻著幾個字。 ‘萊克、齊斯爾曼、鐵匠。’ 萊克是不朽之人,齊斯爾曼是‘守爐人’,至于鐵匠,暫時還沒見到。 “順著懺罪街一直向北走,就能找到齊斯爾曼大人。” 圣女偏坐在石柱下方,聲音越來越低,沒一會就開始打瞌睡,睡夢中,她的睫毛在顫動,身體逐漸蜷縮。 進展還算順利,拿上這懷表,找到矮個子·齊斯爾曼,就能獲得灰燼熔爐。 蘇曉向救贖教堂外走去,布布汪、阿姆、巴哈緊隨其后,根據圣女敘述的方位,蘇曉穿過小廣場后,抵達了懺罪街。 懺罪街約有十幾米寬,兩側的建筑殘破不堪,大部分已坍塌,街面的石板上滿是枯葉與干涸到發黑的血跡。 放眼望去,整條懺罪街上幾乎跪滿小鎮居民,他們衣著破爛,身體也只剩皮包骨,而在他們手中,都握著一根滿是荊刺的鐵鞭。 看到這一幕,蘇曉似乎都能想到幾百年前,或是更久之前的一幕,古神之力在侵蝕這座小鎮,小鎮居民們開始不正常,有些是瘋狂,也有人身上長出黑色觸手。 醫生沒任何辦法,信仰善良神靈的救贖教會也束手無策,這種絕望的情況下,小鎮居民們跪扶在這條街上,用滿是荊刺的鐵鞭抽打脊背,想通過這種方式,向那看不到,不知尊名的存在懺悔,請求原諒,雖然,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
隱藏
七乐彩201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