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禮物送給你4

偽戰神成長手冊 1 作者未可思思 全文字數 2327字

“大家想不想知道是什么禮物啊?”祁連真紅更是唯恐天下不亂地一揮手,瞬間上百個擴音符咒就飛到了眾人上空。 眾人異常配合地齊聲歡呼:“想!” 吶喊聲地動山搖。 羽堂堂忍不住光團一顫:不!并不想! 然而,抬頭看著不遠處陸銘滿懷期待地站在自己身邊,壓抑著靠近自己的沖動,靜靜等待著,就想王子等候公主應下開場第一支舞的邀請,她又有些不忍拒絕。 躊躇間,也不知是誰用靈力推了她一般,光團便飄飄蕩蕩輕輕撞在了陸銘胸前。 陸銘神色鄭重,眼底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緊張和虔誠。 他伸出手想要接住羽堂堂,卻在指尖觸碰到的一瞬間,光團倏然變形拉長,轉眼間就幻化成了人形。 羽堂堂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衣角,眼珠控制不住地四處亂飄,“那個……好歹是你這么精心準備的禮物,我費點力氣,變一下下人形也是可以的……” 萬一這臭小子要送她的是什么項鏈,耳墜,或是……戒指,她一小光團難道只能伸出一觸角戴上么? 那……那多難看呀! 羽堂堂仗著自己是精神體,臉紅也沒幾個人能看見,于是放心大膽地任由自己紅了臉,同時主動朝陸銘伸出了右手。 陸銘垂眸看了看她那高高翹起的無名指,不由愣了愣,隨即便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你!你笑什么!”羽堂堂耳聰目明,哪怕心情再起伏,也不至于漏掉那笑聲,頓時有些惱羞成怒。 什么意思! 不是訂婚嗎? 本姑娘手指都伸給你了!戒指呢?訂婚戒指呢! 陸銘卻笑著牽起她的手,低聲道:“別急。先看看我給你準備的成年禮。我可不想以后每時每刻都只能用精神力觸碰你。” 羽堂堂眨了眨眼,有些疑惑地順著他的視線看向高臺中央。 卻見一具冰棺正從地板下方緩緩升上來,隨著棺體慢慢暴露在陽光下,外層的寒冰漸漸揮發融化,露出里面安放著的“禮物”真容。 羽堂堂在看見那具冰棺的瞬間,就瞪圓了眼睛。 直到一旁的赫子楚夫婦賣力地清理干凈所有的冰碴,她才飛奔過去,一下子就撲到了那“禮物”上面。 只見一名約莫十八歲的年輕少女正安安靜靜地躺在那里,她面色紅潤,相貌嬌俏,一頭烏黑油亮的長發只用一根七彩琉璃簪固定在頭上。 穿著打扮更加不似在場眾人,卻是一身層層疊疊的古風長裙,端的是花紋繁復,流光溢彩。 “咦?那不是星網虛空里的‘琉璃盞’嗎?”不少賓客從廣場四周的直播投屏上認出了那少女的身份,不由紛紛詫異起來。 要說這位“琉璃盞”,這兩年在星網虛空可謂是最炙手可熱的傳奇少女。 這人仿佛是在競技場里橫空出世的一般,不僅機甲勝率穩步提升,最近半年更是幾乎百戰百勝,就連近身格斗區,都能以一敵百,任憑對手是誰,都只能以慘敗告終。 據說在她手上堅持招數最長的人,就是此時同樣在臺上的小元帥陸銘了。
甚至有好事者開出賭局,賭這位“琉璃盞”成為陸小元帥新歡的概率有多高。 畢竟,在大多數不明真相的人眼中,陸小元帥摯愛的羽小姐已經犧牲了,活著的人總得向前看不是? 然而,在知情人眼中,此時的情景才更驚悚! 誰不知道“琉璃盞”就是羽堂堂? 外人不知道,那是因為羽堂堂當初在星網注冊的時候,就用了靈魂原本的模樣,可熟悉她的人,早已適應了在她兩幅不同模樣中自如切換。 如今眼見著本應只存在于星網虛空中的人,突然出現在真實世界,大部分人都有點懵。 而羽堂堂尤為激動,別人或許只會以為這是陸銘按照自己在星網中的模樣,特意定制的一具身體。 可她卻清清楚楚地知道,這根本就是她原本的身體,真正的身體,誕生于上位世界,與她的靈魂一同來到這里的身體! “我的……它……不是已經……”羽堂堂語無倫次,激動地連人形都快維持不住。 當年猝不及防被卷入這個世界的三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未孵化的米娜蛋殼受損,神魂震蕩,險些直接憋死在蛋里。追隨她們姐妹而來的侍女虞姬,肉身退化,修為盡失,只能茍延殘喘地努力找尋自己的兩位小主人。 而她自己更是失去了整個身體,她一直以為這身體早就毀在空間裂縫里了! 陸銘笑著搖了搖頭,“我們和羽擎牧元帥都大意了。當年你和米娜遭遇的意外就是大明青雀動的手腳,它原本打算從上位世界召喚一具尸體,仔細研究自己和上位世界的生物到底有多大差別。誰知道來的卻是你們,他僥幸得了你的身體和米娜的蛋,卻又不敢擅動。正好又被羽元帥和青蟠龍樹發現了,所以……” 所以就一番惡斗,不得不將更棘手的米娜丟給了羽擎牧這個背鍋俠。 米娜活了,那它可以再去找這小丫頭“逼問”通往上位世界的捷徑。 米娜死了,那也是死在羽擎牧手上,與它大明青雀無關。 至于已經“死”了的羽堂堂,自然是要將“尸體”藏得嚴嚴實實,假裝自己從沒見到過! 廣場角落里,大明青雀委屈巴巴地縮著翅膀,連人形都不敢變化,更別說湊到羽堂堂面前邀功了。 它現在只希望那位大小姐能看在自己好好照料了這具肉身那么多年的面子上,高抬貴手,允許自己將功贖罪! 當年的意外,它也不想的! 后來被羽擎牧和青蟠龍樹那兩個木頭腦袋打成重傷,它更不想的! 第七星獸黑瞳皇蜂拿著它的命令當令箭,將首都星域嚯嚯成那個樣子,它就更加始料未及了! 天知道它當時的命令,真是只是讓那頭該死的蟲子將米娜小姐請回來啊! 它怎么會想到都已經是星獸的獸了,那家伙還是那么的頭小無腦呢! 大明青雀抬頭望天,感受著遙遠天邊疾馳而來的兩道駭人氣息,只覺得欲哭無淚。 完了,完了,那兩個恐怖的家伙真的回來了!
隱藏
七乐彩201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