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掌握節奏,把握分寸

我奪舍了魔皇 576 作者八月飛鷹 全文字數 3536字

縱使所有天河傳人都無懼生死,但此戰還牽扯到很多東周武者。 尤其解星芒眼下是落在東周人手里,老劍仙便不好一定要決戰到底。 無奈之下,只能放棄蠻荒這邊。 天河此次遠征蠻荒,將以失敗告終。 蠻荒奪回解星芒,族王獲勝,也不會一定要與天河、東周拼個你死我活。 此前大戰,雙方各有死傷,仇怨終究還是結下了,但未必會急于一時決戰。 一路向北追擊,可以選擇跟北海燕然山合兵一處,可是也要面臨主客場換位的問題。 對蠻荒來講,繼續追擊天河、東周一方固然可以,轉而去找另外的仇家,同樣可以。 例如古神教。 這就要看蠻荒一方如何抉擇了。 天河這一敗,直接影響古神教接下來的安危。 “教主,蠻荒可能在族王臥龍沙統御下,進犯我神教疆域。”謝不休神色凝重。 陳洛陽則神色如常:“總壇那邊,消息也送過去了吧?” 謝不休點頭:“是,已經送過去了。” 接到相關消息的第一時間,謝不休除了稟報陳洛陽之外,也送了消息回古神教總壇。 雖然他已經決定忠于陳洛陽,但在這種十萬火急的事情上,消息傳遞仍然兩頭都送,以免誤事。 陳洛陽對此并不介意,聞言只是點點頭:“很好。” “教主,那我們現在?”謝不休請示道。 陳洛陽言道:“先不忙,繼續觀察蠻荒與東周兩邊的動靜,南楚也不要放過。 如果蠻荒真的進犯我神教,我們或是釜底抽薪攻打蠻荒本身,或是回援總壇,屆時見機行事。 如果蠻荒繼續同東周、天河糾纏,我們便也去東周湊湊熱鬧。” “是,謹遵教主諭令。”謝不休應聲答道。 聽了陳洛陽的命令,謝不休心中有底,便也不慌。 他估摸著,自家這位陳教主,恐怕更多是想攻打蠻荒本土。 畢竟,總壇那邊有江懿坐鎮。 雖然族王臥龍沙實力強大,但江懿坐擁總壇主場地利,與之對抗,當可支撐。 對方如果破壞古神教統御下其他地方,陳洛陽則可以牙還牙。 他與江懿一內一外,互相照應,便是蠻荒一方來勢洶洶,古神教也不用擔心。 真要說危險,可能還是游擊在外的陳洛陽自己要小心,別被族王堵住。 不過自家這位陳教主除了實力強悍外,人脈背景也極為可怕。 傳說中的“瘋皇”別東來還有苦海一脈無邊寺法空方丈都與之有聯系。 陳教主既然如此打算,想來已經胸有成竹。 就是可惜,江教主眼下正在總壇閉關,若是碰上族王來犯,唯有被迫出關迎戰。 還好,江教主不是閉死關……謝不休心中慶幸。 陳洛陽視線則望向遠方,沉吟不語。 如果蠻荒不趁機反攻東周,那東周、天河接下來的局面,就主動許多。 北海燕然山一家,翻不起大風浪。 東周女皇、老劍仙、鶴仙三大巨頭一起返回東周,反推北海燕然山都沒有問題。 天河、血河決戰之后,北海燕然山退走。 東周、天河一方之所以沒有乘勝追擊,主要是因為老劍仙重傷在身,需要靜養。 而現在,局面則不同了。 此前一直云游在外的“鶴仙”李護霜重現紅塵,相助老劍仙,老劍仙大可以自己坐鎮東周安心休養,不至于帶著一身重傷咬牙堅持拼死上陣。 鶴仙同東周女皇一起出手,已經足夠北海燕然山喝一壺,燕然山之主“扶搖王”韓商守著山門地利優勢都不安穩。 如果女皇他們不想動北海燕然山的話,也可以選擇其他方案,總之主動權相當大。 假如蠻荒與古神教正式開戰,那說不好東周、天河會不會反過來成為坐山觀虎斗的那一方。 解星芒一人一劍,已經惹得大動干戈。 陳洛陽同燕明空這邊,可是至少也有四式幽冥劍意,怎會不被人惦記? 想省力,對古神教來說,最好的辦法還是誘導蠻荒同天河、東周繼續打下去,最好一路追到東周境內,聯手北海燕然山,同天河、東周徹底打得不可開交。 但對陳洛陽而言,他隱隱希望,能有一個強敵,進犯古神教。 相關方面的準備,已經漸漸成熟。 不過,這其中的分寸,還需要仔細把握,以免出現意外,把自己玩翻車了。 想到這里,陳洛陽心神便集中到黑鏡“左眼”的星宮,給幾人分別安排差事。 要給東周、天河找些事干,以免他們太清閑,免得他們迅速掃蕩北海燕然山后視線可能轉向古神教這邊。
但不必急于一時,時間上要形成梯度。 陳洛陽安排好一切后,便重新靜下心來,耐心觀察等待。 腦海里白玉瓶中查詢解星芒的訊息,果然解星芒被衛超然當做買路錢,交了出去。 天河中人雖然不甘,但只能坐視解星芒重回蠻荒中人掌控。 而天河、東周一方的人馬,則開始漸漸撤退,返回東周疆域。 整個過程中,南楚方面則始終安靜,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樣。 搶回了解星芒之后,蠻荒一方,沒有繼續追擊。 陳洛陽聽到這方面的消息,心中暗自有數。 看來蠻荒同北海燕然山之間,聯系不深,或者說,未能達成一致。 雙方并沒有建立起穩固的同盟關系,并非同進退。 如此一來,北海燕然山就難辦了。 “扶搖王”韓商本就不是東周女皇許若彤的對手,對方殺一個回馬槍,他難以招架。 現在眼瞅著,老劍仙與鶴仙也將返回東周地面,北海燕然山就更沒了指望。 不過,東周與天河,也不是沒有煩心的事情。 天河小劍仙,失蹤了。 在某人有意無意的暗中安排下,王地終于找到他一直尋而不得之人。 他終于找到此前天河、血河決戰中失蹤的毒龍夫人…… 于是兵荒馬亂之際,“小劍仙”沈天昭失蹤了。 這為天河、東周當前的大好局面,蒙上一層陰影。 以至于老劍仙從蠻荒回來后,第一時間就不得不先料理這件事情。 蠻荒大地上,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仿佛擎天之柱般矗立,靜靜望著北方。 這時有如水的時光長河忽然涌現,環繞他,如水傍青山。 蠻荒王后現身:“血河雖然已經隱沒,但留下一點小手段,似乎仍然讓天河焦頭爛額呢。” 族王問道:“詳情細節如何?” “具體原因不明,但問題該是出在沈天昭這個小劍仙身上。”王后言道:“讓云老如此頭疼著急,怕是那柄天河劍,被血污所染了。” 族王哂然一笑:“天河總是自己后院起火。” “不論正魔,太走極端,便是如此了,不足為奇。”王后問道:“是一鼓作氣趁勢北上,還是先查明先天宮、古神教那邊的情況?” 天鳳降臨先天宮,震動整個紅塵。 先天宮除了給自家壯聲勢以外,也沒忘了幫陳洛陽、程應天大肆宣揚,禍水東引,讓古神教、南楚皇朝也幫自家分擔注意力。 有了堪比巨頭的天鳳降臨,先天宮底氣大增。 但聶冠和等人沒有得意忘形,除了宣揚天鳳降臨外,整個先天宮上下仍然謹守自家地盤不外出,繼續韜光養晦,以免變成所有人都針對的眾矢之的。 在他們有意散播的消息里,先天冢很多秘聞被揭露,而古神教與南楚皇朝都趁機從中分了一杯羹。 于是,包括天河、蠻荒、東周在內的其他勢力,都同時關注古神教、先天宮、南楚三家。 名義上,大家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起揚名。 私底下,南楚皇朝自然是要罵街的。 而關于陳洛陽與古神教,則更是流言紛紛,難辨真假。 “先天宮、南楚那邊繼續打探。”族王隨口言道:“兩事合一事,我就先往古神教那邊去一趟好了,陳洛陽殺了蒼嵐鐵,我便找江懿說道說道。” 王后點點頭:“好,先天宮、南楚、東周那邊,我會留神,你自己小心。” “對我這么沒信心?”族王笑道。 王后嘆息:“我是叫你小心老頭子。” 她口中“老頭子”這么個稱謂,從來都特指一人。 葉天魔。 “我巴不得他來呢。”族王大笑聲中,一步邁出,身形便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的古神教總壇內,隱現亂象。 陳洛陽不聲不響消失兩月有余,至今不見音訊,讓古神教眾人難免心中猜疑不斷。 先天宮散布出來的消息,則傳聞陳洛陽同先天冢有關,且得到先天冢寶物。 然而陳洛陽本人,始終下落不明,也沒有消息傳回,關于他的狀況,一時間眾說紛紜。 “目前看來,所謂先天冢之事,應該不假。” 總壇朱雀殿內,眾人議論紛紛:“咱們那位陳副教主,也應該確實參與了此事。” 朱雀殿首座洪彪坐在主位上,一言不發。 這時,忽然有弟子來報。 玄武殿首座湯乙明來訪。 洪彪示意有請,很快,湯乙明走入朱雀殿。 “相關消息,洪師弟應該都已經聽說了?”
隱藏
七乐彩2015走势图